The Judgement of Chinese Court show you the gate.io is not safty.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of 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Civil Judgment(2018) Lu 01 Min Zhong No. 7523Appellant (plaintiff in the original trial): Wang Fuqiang, male, born on April 8, 1984, Han nationality, living in Xi’an, Shaanxi Province.Entrusted litigation agent: Wang Shaohua, lawyer of Shaanxi Handian Law Firm.Appellee (defendant in the original trial): Jinan Zhishu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 Ltd., domiciled… Continue reading The Judgement of Chinese Court show you the gate.io is not safty.

Published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周振美与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证明此公司与韩林有关)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8)鲁01民终4976号上诉人(原审原告):周振美,女,1979年2月1日出生,汉族,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小伟,青海树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曹一川,青海树人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法定代表人:WeipingHuang,总经理。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韩林,男,1981年7月27日出生,汉族,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经理,住山东省胶州市。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法定代表人:韩林,总经理。以上三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明刚,山东德康律师事务所律师。上诉人周振美因与被上诉人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曼维公司)、韩林、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数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7)鲁0191民初3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周振美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周振美一审的诉讼请求;2.本案全部诉讼费由曼维公司、韩林和智数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比特币交易不受法律保护错误。民法总则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明确规定,比特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应当是一种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当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载明:代币发行(ICO)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虽然2013年与2017年五部委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但承认了比特币的商品属性。比特币作为一种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自由的商品,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二)一审判决关于2015年2月14日黑客将比特儿交易平台中的7170个比特币盗走,系因不可抗力导致周振美在该交易平台上的比特币丢失的认定错误。比特儿网站在2014年8月15日微博上发布消息称平台被黑客盗走5000万NXT。这些NXT折合市值约1000多万元人民币。此后比特儿网站在2015年2月14日声明黑客利用比特儿从冷钱包填充热钱包的瞬间,将比特儿交易平台冷钱包中的所有BTC盗走,总额为7170BTC。比特儿网站在2014年8月15日被盗后,应当对黑客攻击有着可预见的情况,也应当做防范措施,而不是一味的消极应对,故没有尽到交易平台的义务。冷钱包的意思是,私钥不存在服务器上,而是存在不联网的电脑上。冷钱包私钥的生成与存储完全离线,最好还能做到只收不发,保证公钥也不出现在网络上。想盗走一个高强度冷钱包里的币,唯一的办法就是碰撞。这种情况防不胜防,但发生概率及其低。而比特儿交易平台的冷钱包没有做到只收不发,使公钥暴露在网络上,所以有第二种盗币方法,破解加密算法。直至今天,周振美以及比特儿交易平台的用户们不知道比特儿的安全措施是怎么做的,也不排除比特儿网站实际没用冷钱包与比特儿网站监守自盗的可能性。2014年8月15日的被盗事件,已经暴露比特儿网站安全性严重缺陷,不仅钱包被洗劫,用户数据库也被盗,给用户的邮箱等密码带来严重威胁。更可怕的是在当时黑客表示要爆数据库后,比特儿网站惊慌失措,立即答应赎金增加。从这一起事件当中,比特儿网站实际上是可以预见黑客攻击发生的可能性。黑客攻击是曼维公司在提供网络交易平台服务时可预见的情况,并不属于不可抗力。作为基于互联网运作的服务平台,不管经营范围和目的是什么,理论上都可以预见黑客攻击发生的可能性。如果平台的IT技术过硬,黑客攻击导致的不利后果也是可以避免的。平台遭遇黑客攻击不属于法律上规定的不可抗力,不得作为平台免责的法定事由。(三)曼维公司、韩林和智数公司应当返还周振美比特币1.6613个,赔偿周振美损失0.2368个比特币。曼维公司运营的比特儿网为用户进行交易活动提供网络交易平台服务,故周振美与曼维公司之间系服务合同关系。2015年2月14日,黑客将曼维公司运营的比特儿网站中应当是离线状态的冷钱包中比特币全部盗取,给用户造成损失,是曼维公司没有尽到防范义务所造成。且在曼维公司的网站上,曼维公司自愿赔偿周振美的损失。(四)本案构成保管合同关系。2014年5月29日,曼维公司运营的微博号为比特儿交易平台发布的内容为比特儿公布冷钱包地址提供100%保证金,故曼维公司以其相应行为作出的吸引消费者到其经营的比特儿交易平台进行交易的广告,是曼维公司向不特定消费者发出的邀约。周振美在接收到曼维公司发出公布冷钱包地址并提供100%保证金的邀约后,基于对曼维公司所做邀约的意思及对曼维公司的信任,将其在交易平台购买的比特币暂存在曼维公司提供的冷钱包中,这种在交易平台进行交易的行为即为周振美对曼维公司发出的邀约的承诺。智数公司辩称,客户在平台注册时,均为虚拟注册,因为没有无法核实周振美的真实身份信息。一审庭审结束后,智数公司已经按照双方认可的丢失时的价格1500/枚,折算成同等价格的代币,已经垫付给包括周振美在内的全球数十万用户,补偿均已到位。智数公司保留追究实际侵权人赔偿的法律权利。智数公司垫付了同等价格的代币,而且按照公告额外支付了相应的分红。周振美在收到智数公司的垫付补偿后,多次进行操作变现,将代币转化成人民币提走,可见周振美已经接受了补偿方案。数十万用户在收到智数公司垫付补偿后,除周振美外,几乎没有因为此次事件起诉。根据全国互金整治办《关于进一步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通知》要求,智数公司平台已经停止所有比特币交易,不再经营比特币。曼维公司、韩林辩称,同一审答辩意见。周振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曼维公司返还周振美比特币1.6613个(按照2016年6月23日曼维公司的网站cn.bter.com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价值为:13180.68元,取单价3600元);2.曼维公司赔偿损失0.2368个比特币,价值852.35元(按照2016年6月23日曼维公司的网站cn.bter.com比特币理财公布的预计年化收益率4.85%);3.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费用由曼维公司承担。诉讼过程中,周振美增加诉讼请求:要求智数公司、韩林承担连带责任。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一审法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双方当事人无争议的证据,一审法院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如下:1.周振美提交(2016)黑佳证内民字第3460号公证书一份,证明周振美在曼维公司网站注册的用户名为[email protected]、账号为202112;曼维公司于2015年3月11日在网站发布比特儿恢复运营及用户补偿说明,载明其愿意承担损失,通过一切可能途径归还用户比特币;周振美多次在曼维公司提现,说明比特币是可变现的虚拟货币,属于无形资产的一种。2015年3月份、10月23日、12月2日、2016年4月16日,周振美从比特儿网站提现,资金是智数公司现法定代表人的民生银行账户转账,说明韩林是曼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曼维公司、韩林、智数公司对公证书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认为公证书公证时间为2016年6月20日,与被盗时间2015年2月14日差距一年左右,公证书制作混乱,三人制作在一个公证书,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且公证书并未显示从韩林民生银行转账;韩林是曼维公司的经理,即使是韩林操作的,也属于职务行为与个人无关。一审法院认为,公证书中载明的内容,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公证处公证,对其内容真实性予以认定。另,周振美并未提交证据证实其系从韩林处进行提现交易,故不予采信。2.周振美提交智数公司于2017年3月26日出具的处理和回购方案,证明比特儿网站现由智数公司维护托管,智数公司愿意承担曼维公司返还比特币义务,且处理方案损害用户利益。曼维公司、韩林、智数公司认为该方案为打印件,对其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一审法院认为,该处理和回购方案虽系打印件,但庭审中智数公司认可该方案系由其发布,予以采信。3.曼维公司提交用户真实身份情况说明一份,证明被盗事件发生时,用户信息均是虚拟注册,无法核实和确认用户真实身份信息,周振美不是适格原告主体。周振美对该说明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周振美在曼维公司网站注册时,曼维公司未要求周振美提供真实信息,在提款时,要求绑定银行卡和用户名相对应,且周振美从曼维公司提现两次,能够确认周振美的真实身份,周振美系本案适格原告。一审法院认为,该情况说明系曼维公司自行出具,虽网络平台注册时未要求用户提供个人信息,但周振美提供的公证书足以证实周振美在网络平台的用户名为[email protected]、账号为202112,故对曼维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不予采信。4.曼维公司提交济南市商河县人民法院判决书一份,证明2013年12月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可知,比特币等属于网络虚拟货币,属于不合法物品,不受法律保护,风险自担。周振美认为该判决书系打印件,没有生效的证明文书,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一审法院认为,该判决书系济南市商河县人民法院行使职权作出的司法文书,应予采信。5.曼维公司提交《虚拟币交易平台-比特儿网用户服务协议》一份,证明周振美注册登录前明确知悉上述风险,平台只是从比特币交易中提取佣金,交易完成后,用户应立即将比特币取回存入用户自己钱包中,为了照顾用户,平台允许用户将比特币存放于平台钱包,钱包由第三方国外服务器提供安保;大规模黑客事件,属于网站用户服务协议中曼维公司提示的风险内容。周振美对该用户服务协议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当时是否签订协议、是否为本协议无法确定,注册时间较久,周振美记不清了。一审法院认为,该用户服务协议系曼维公司自行出具,且该协议未经周振美签字确认,周振美亦表示其忘记是否签署过该协议,故对该协议不予采信。6.曼维公司提交比特币虚拟价格表一份,证明2015年2月14日,平台遭大规模网络攻击当天,周振美所持有的虚拟货币虚拟价格为1500元。周振美认为该证据系曼维公司自己制作,无法确认真实性。一审法院认为,该证据系曼维公司自己制作,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不予采信。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7月,周振美在曼维公司的www.cn.bter.com的网站注册用户名为[email protected]、账号ID为202112的账户,进行比特币交易,并购入比特币5.0773个,暂存于曼维公司的网站平台的账户钱包中,未与曼维公司签订相关保管协议。2015年2月21日,曼维公司网站公布消息称“2015年2月14日,黑客利用我们从冷钱包填充热钱包的瞬间,将比特儿交易平台中的所有BTC盗走,总额为7170BTC”。2015年3月11日,曼维公司在网站发布BTC(比特儿)恢复运营及用户补偿说明,表明愿意承担全部损失,通过一切可能的途径归还用户的比特币。被盗事件发生后,曼维公司称其向警方报案,警方口头答复称比特币不受法律保护,没有任何价值,无法估价,而未予立案。智数公司与曼维公司办理相关交接手续,由智数公司接替曼维公司继续运营www.cn.bter.com比特币交易网站。智数公司于2017年3月26日发布《关于BTC-B的处理和回购方案》。另查明,韩林时为曼维公司经理,后于2016年9月26日成立智数公司,现为智数公司法定代表人。庭审中,周振美称其在2015年2月14日的被盗事件中,被盗比特币5.0773个,2015年8月4日,曼维公司返还其比特币1.416个,剩余3.6613个比特币没有归还。曼维公司、韩林、智数公司称其已将手中所有的比特币补偿客户,其并不生产比特币,且手中亦无任何比特币,但同意按照丢失时比特币市场价格1500元一个的价格补偿用户损失。周振美认可比特币丢失时的价值为1500元一个,但不同意现金补偿,要求返还比特币。诉讼过程中,周振美明确赔偿损失计算方式:以3.6613个为基数,从2015年2月14日至2016年6月23日,按照年化收益率4.85%计算,可得0.2368个比特币。一审法院认为,周振美在比特儿网注册并出资进行比特币买卖交易,曼维公司运营的比特儿网为用户进行交易活动提供网络交易平台服务,故周振美与曼维公司之间系服务合同关系。比特币是一种P2P形式的数字货币,属于网络虚拟货币的一种。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明确规定,比特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从性质上看,比特币属于一种网络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才可以参与。周振美在曼维公司名下的比特儿网站交易平台中,进行比特币交易,将比特币存于账户内,因比特币的交易在我国不收法律保护,故因比特币交易所可能发生的风险应由用户自行承担。2015年2月14日,黑客将比特儿交易平台中的7170个比特币盗走,系因不可抗力导致周振美在该交易平台上的比特币丢失,周振美亦未能举证证实曼维公司在比特币被盗事件中存在过错。另,周振美虽主张其与曼维公司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但并未举证证明曼维公司对用户的比特币存在保管义务,应当承担举证不足的法律后果。综上,周振美要求曼维公司返还其3.6613个比特币并赔偿0.2368个比特币,智数公司、韩林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周振美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1元,由周振美负担。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周振美提交智数公司微博截图打印件如下:1.比特儿公布冷钱包地址提供100%保证金的公告,是曼维公司向不特定消费者发出的邀约。2.比特儿交易平台的微博内容,拟证明网站在2014年8月被盗之后,应当对黑客攻击有预见性。3.比特儿交易平台关于比特儿被盗一事的说明,拟证明曼维公司自身操作不当导致比特币被盗。曼维公司、韩林和智数公司经质证认为,下载平台已经被关闭,无法核实真实性,且证据时间为2014年8月,不属于新证据,也无法证明其证明目的。曼维公司、韩林和智数公司提交如下证据:1.对周振美的补偿记录。2.比特儿100%赎回BTRX公告。3.自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网页打印的《关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情况通报》,《济南比特儿制定退出方案于10月2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拟证明智数公司平台已经按照国家规定停止所有交易,不再经营比特币。周振美经质证认为,智数公司提交和展示的补偿记录系智数公司自己单方制作,其他证据均系打印件,无法证明其真实性,对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鉴于周振美提交的智数公司微博截图打印件,曼维公司、韩林和智数公司提交的补偿记录、比特儿100%赎回BTRX公告均无法登录网页核实,本院对其真实性均不予确认。曼维公司、韩林和智数公司提交的《关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情况通报》,《济南比特儿制定退出方案于10月2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经本院登录网站核实,系济南金融网公布的信息,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在济南金融网发布《关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情况通报》和《济南比特儿制定退出方案于10月2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要求涉及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的平台要于9月20日前自行制定退出方案,智数公司的比特儿平台已按照互金整治办要求,定于2017年10月2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要求用户尽快对账户中的资金提现,一个月内与用户结清资产,清空人民币账户。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本院认为,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及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均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投资者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由此,因比特币产生的债务,均系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依据上述两公告,周振美将比特币存于比特儿平台账户内的行为所产生的风险应自行承担。周振美的上诉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51元,由周振美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审判长 孙 潇审判员 张 伟审判员 高 静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日书记员 孙红杰

Published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比特儿跑路的有关判决书

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8)鲁01民终7523号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富强,男,1984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韶华,陕西汉典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法定代表人:韩林,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明刚,山东德康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韩林,男,l981年7月22日出生,汉族,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山东省胶州市。以上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明刚,山东德康律师事务所律师。上诉人王富强因与被上诉人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数公司)、韩林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7)鲁0191民初23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王富强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2.改判智数公司、韩林返还王富强在智数公司处保管的19.6055比特币(BTC);3.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智数公司、韩林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对王富强提交的证据以未提供原件为由,未审查真实性并不予认可,适用的法律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对此王富强认为,一审判决按照“谁主张,谁举证”普通举证规则选择适用法律,并未对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进行审查认定属于适用法律重大错误。首先,法律规定本案应当适用举证责任倒置规则分配举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电子签名人或者电子签名依赖方因依据电子认证服务提供者提供的电子签名认证服务从事民事活动遭受损失,电子认证服务提供者不能证明自己无过错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智数公司提供的比特儿网上交易相关服务正是电子签名认证服务内容的一部分,比特儿交易平台用户就是法律意义上的电子签名人,因此本案依法应当适用特殊举证规则即举证责任倒置分配举证责任。根据举证责任倒置的举证规则,智数公司应对自己的无过错进行举证,智数公司只有证明王富强并不是其用户,或者王富强的比特币并没有在其交易平台上丢失,或者其与王富强在内的用户达成补偿协议已经征得王富强同意,并且还要证明王富强提供的证据是伪证的情况下才能免除其承担返还责任。其次,王富强提交的电文数据也是原始证据的一种类型,不能简单地认定为复制件。从智数公司交易平台上下载的数据电文应当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第七条规定的由智数公司服务器直接“生成、发送、接受或者储存”形成的电子证据的一种类型,而不应该简单地视为是复制件。如果一审认定证据内容的载体即智数公司的服务器才是原件,根据举证责任倒置规则也理应由智数公司提供,因为服务器归智数公司所有并支配,王富强客观上也无法获取。即便王富强能获得该服务器,按照证据内容的法律性质来讲,服务器只是证据的载体而非证据本身,所以该服务器也难定性为证据原件,只有该服务器上生成的内容才是证据原件,而王富强提供的证据全部是智数公司服务器上直接生成、发送形成的内容,是特殊证据类型的证据原件。再次,不管电文数据是否为原件,人民法院均应依法认可其作为一种新证据类型的合法性并进行真实性审查,不能以是否为原件的简单标准来判断其真实性,更不能以不是传统证据分类中的原件而放弃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第三条规定“民事活动中的合同或者其他文件、单证等文书,当事人可以约定使用或者不使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当事人约定使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文书,不得仅因为其采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形式而否定其法律效力。”第四条规定“能够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并可以随时调取查用的数据电文,视为符合法律法规要求的书面形式”。第七条规定“数据电文不得仅因为以电子、光学、磁或者类似手段生成、发送、接受或者储存的而被拒绝作为证据使用”。依据以上条款,一审法院应当认可王富强在一审中所提交证据的合法性,并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进行审查认定。即便按照传统分类将王富强提交的证据认定为复制件,也应该按照举证责任倒置规则依法要求智数公司证伪。另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电子认证服务提供者应当妥善保存与认证相关的信息,信息保存期限至少为电子签名认证证书失效后五年。所以,一审法院只要审查智数公司的服务器和服务器原始数据,王富强一审中所提交证据的真实性和本案事实真相就能彻底查清。二、一审法院对韩林应否对智数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认定不清。1、韩林与智数公司形成事实上的人格混同,应承担连带责任,一审法院不予审查证据并拒绝调取导致认定事实不情。智数公司系自然人独资企业,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均为韩林,王富强经调查得知,王富强在与智数公司、韩林进行交易时,多次发现与其交易的账户为韩林个人账户,韩林用个人账户处理公司业务,存在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及业务无法区分的业务和资金混同。王富强向一审法院提交了证明韩林与公司构成了人格混同的电子数据截图信息。因韩林与公司是否存在人格混同对本案的责任承担影响重大,代理律师又无法取证,所以王富强书面申请一审法院调取韩林与公司的银行账号之间转账业务流水的全部历史记录,但一审法院未能调查。一审法院既不认可王富强提供的韩林与公司的账号混同的证据,也不同意按照王富强的申请调取韩林与公司的银行账号流水,却认定韩林不应该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依据,认定事实不清。请二审法院调取韩林与公司银行账号的历史流水记录,查清更多人格混同的客观事实。2、韩林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在公司未清偿债务之前转移公司业务和资产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依法应当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比特儿交易平台于2017年l0月31日发布公告称将关闭比特币交易,在后续公告期间韩林将该公司的比特儿交易平台服务及全部业务转移至国外新成立的公司,韩林同样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韩林的以上行为导致国内比特儿交易平台的主营业务及公司重要资产已经全部转移至国外,国内公司成为空壳企业,公司彻底丧失偿债能力。因此,韩林作为自然人独资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在未清偿公司债务之前转移公司资产和业务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应该依法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和说理前后矛盾,法律概念认识错误。1、一审判决在第五页认定事实“王富强于2015年2月15日在比特儿网丢失比特币”,这不仅认可了王富强是比特儿交易平台的用户,也认可了比特儿交易平台丢失王富强比特币的事实,但却在第四页第三段和第五页最后三行认为王富强与智数公司、韩林没有签订合同不存在合同关系,与前面认定的事实前后矛盾。2、一审判决在第四页第三段,第五页第二段、第六段均提出王富强的证据系打印件,无法提交证据的原始载体,故不予认可王富强的证据,是法律概念认识错误。本案中服务器上生成的电文数据才是证据原件本身,打印件存在的电文数据不一定就不是证据原件,证据的原始载体更不能等同于证据原件,一审法院把证据原始载体等同于证据原件,把打印件等同于打印件上存储的电文数据证据。而且,提交证据原始载体的义务在智数公司、韩林,一审法院也可以依职权调取,一审法院以王富强未提交智数公司、韩林的平台服务器为由,在王富强一审中提交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并没有被智数公司、韩林推翻且对王富强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不予审查的情况下却认定王富强证据不足,缺乏法律逻辑。智数公司、韩林辩称,一审判决公平公正,应予以维持。事实和理由:1、交易平台注册时为虚拟注册,无法核实王富强的真实身份信息。2、智数公司已经按照比特币丢失时的价格即一枚比特币1500元折算成同等价值的代币BTRX,并本着人道主义已经垫付给全球数十万客户,补偿均已到位,如有虚假愿承担一切法律后果。智数公司保留追究实际侵权人侵权的责任,追回所垫付的补偿款。3、智数公司不仅垫付所有损失客户的同等价值的代币,而且已经给予相应的分红。4、全球几十万丢失客户在受到智数公司公平合理的垫付款后,除王富强外几乎没有起诉。5、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网页打印的《济南比特儿制定退出方案于10月2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关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情况通报》等国家文件,智数公司已经按照国家规定停止所有交易,不再经营比特币、代币等虚拟货币。王富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返还王富强在智数公司处保管的比特币19.6055个,由智数公司、韩林承担连带责任;2.诉讼费用由由智数公司、韩林承担。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智数公司于2016年9月26日成立,主要经营范围为信息技术开发;网络技术开发、技术服务;计算机软硬件的技术开发与技术服务;计算机软、硬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的销售;互联网信息服务。智数公司于成立后经营比特儿网站。王富强于2015年2月15日在比特儿网丢失比特币。另查明,2017年10月31日因主管部门中国人民银行、工商总局、证监会、银监会发布的文件,依法将涉案比特儿网站关停。一审法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王富强与智数公司并未签订相关的合同,且王富强提交证据均系打印件,无法提交证据的原始载体,即王富强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与智数公司存有合同关系。王富强主张智数公司应返还其19.6055比特币,但其无法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在涉案网站上有比特币减少及具体数额的事实。故对于王富强要求智数公司返还其19.6055比特币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另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韩林与智数公司存在人格混同,故其主张韩林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王富强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王富强负担。二审中,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王富强提交证据1.工商银行明细两页,拟证明智数公司法定代表人韩林用自己的帐号处理公司财务,形成法定代表人与公司业务混同,应依法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证据2.智数公司交易平台公告,拟证明智数公司法定代表人韩林在未清偿公司债务之前转移公司业务,造成海外公司与国内公司完全业务混同,对国内公司的债务造成重大影响,应依法对国内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智数公司、韩林质证称,上述证据应当在一审中提交而未提交,不属于新证据;证据1的账户名为胡春,并非王富强,用途也没有备注,交易时间是2016年10月17日,与本案没有明显关系,无法证明王富强的证明目的;智数公司的交易平台公告已经关闭,无法核实证据2的真实性,且与本案无关。智数公司、韩林提交证据1.比特儿100%赎回BTRX公告;证据2.中国人民银行网页打印的《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证据3.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网页打印的《关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的情况通报》;证据4.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网页打印的《济南比特儿制定退出方案于10月2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以上证据拟证明智数公司交易平台已垫付给所有受损失客户同等价值的代币,且给予了相应分红,目前智数公司交易平台已按照国家规定停止所有交易,不再经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王富强质证称,对证据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公告内容是赎回代币BTRX,而本案的诉讼请求是要求返还比特币,赎回业务与本案没有关系;对证据2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这是行业内部管理规定,与本案无关;对证据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这是业务管理方面的禁止性规定,与本案无关,本案的诉讼请求是要求返还比特币,不受政策影响;对证据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与本案无关,仅系对交易业务的通报,不涉及返还比特币。智数公司的补偿行为系单方的行为,和丢失比特币的客户没有达成任何共识和协议,不足以证明智数公司已处理完毕。本院经审查认定,二审中王富强提交的证据2因无法登录网页核实,智数公司和韩林亦不予认可,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王富强提交的证据1及智数公司和韩林提交的证据,本院对其真实性均予以确认。对二审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本院认为,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以及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均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投资者须自行承担投资风险。依据上述两公告,因比特币产生的债务,均系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故无论王富强主张的比特币是否存于比特儿平台账户内,该行为所产生的风险均应自行承担。王富强的上诉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结果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王富强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审判长  孙潇审判员  张伟审判员  高静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六日书记员  王雯

Published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王富强与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17)鲁0191民初2348号原告:王富强,男,1984年4月8日出生,汉族,亚太信宇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员工,住西安市。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韶华,陕西汉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翔,陕西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法定代表人:韩林,总经理。被告:韩林,男,1981年7月22日出生,汉族,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山东省胶州市。上列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明刚,山东德康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告王富强与被告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数公司)、韩林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2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富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翔、被告智数公司、韩林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明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王富强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返还原告在被告处保管的19.6055比特币(BTC),并由两被告承担连带责任;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两被告共同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在网上开办名为“比特儿网”的网站,网址:http://bter.com。该网站性质为虚拟货币比特币(BTC)交易平台,原告在比特儿网注册账号后,开始在该网站进行比特币(BTC)交易。2015年2月14日,原告存放于比特儿网的21.7267比特币(BTC)丢失。2015年2月15日,被告通过比特儿交易平台以及其微博发布信息称,用户存放于比特儿交易平台的比特币(BTC)丢失,平台决定承担全部损失,通过一切可能的途径用最快的速度归还用户的比特币(BTC),2015年3月11日,比特儿网发布《比特儿恢复运营及用户补偿说明》,该用户补偿说明承诺将承担所有损失,并将丢失的比特币分批次陆续偿还给用户。原告后依据该补偿说明收到被告补偿的2.1212比特币(BTC),但是原告剩余19.6055比特币(BTC)截止2017年7月7日,被告依然未予以偿还。根据原被告之间的《虚拟币交易平台–bb特儿网用户服务协议》第四条“比特儿会尽全力维护平台的正常运行,以向用户提供持续、稳定、安全、顺畅的服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七十四条之规定,被告作为比特儿网的运营者与管理者,应当对原告存放于该网站的比特币(BTC)尽到最基本的安全保障义务和保管义务,被告丢失原告比特币(BTC)且不予赔偿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原被告之间的服务协议,以及《中和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规定。另因被告公司系自然人独资企业,原被告之间交易时,无法明确其与公司进行的交易还是与其法定代表人的交易,故被告公司与其法定代表人之间存在人格混同。基于以上事实和理由,为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智数公司辩称,应当驳回原告诉讼请求:1、原告不是适格原告,原告主张的“比特儿网站”已被关停,经营用户信息均不是实名认证,经被告初步核实,未能查到客户信息;2、被告也不是适格的被告,被告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26日,原告丢失比特币时间为2015年2月15日,明显跟被告没有关系;3、假如原告是被告用户的情况下,原告起诉立场不对,丢失比特币也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被告只是从比特币交易中提取小额佣金,正常情况下,交易完成后,用户应该将比特币放在用户自己的钱包中,该钱包由第三方负责一切安保措施,故其损失应由实际侵权人承担;原被告之间未形成任何形式的保管协议,被告没有保管义务。只要是原告是被告用户,被告已经于2017年3月26日发布《关于BTC-B的处理和回购方案》并已补偿客户。4、被告交易平台登录前,所有客户已经同意风险免责条款,被告已经尽到通知义务;5、比特币属于网络数字,被盗属于不可抗拒因素;6、本案应当查明事实,分清责任再审理;7、双方之间无任何保管协议,平台也未收取保管费用。韩林辩称,与其无关。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王富强提交如下证据:证据一,账号的截图登记信息,有实名登记信息,并非被告所述的原告未经过实名登记。证据二,原告账户丢失记录截图,及2015年2月15日比特儿交易平台微博,微博正文关于比特儿被盗一事的说明,均可证明原告丢失比特币,原告在比特儿网站存放的比特币与现在的数值不一样。当时丢失了21.7267个比特币,当时的价值无法核实。证据三,韩林转给收款人胡春的工商银行转账记录,显示提现单号为167304,167304是比特儿网站的提现单号,韩林作为智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用自己的账号进行公司经营,存在人格混同,应当由韩林与智数公司共同承担法律责任。针对上述证据,智数公司、韩林辩称上述证据均系打印件,并且该打印件没有原始载体,未经公证,不予认可。且无法充分证明减少的比特币事实。智数公司提交如下证据:提交证据一,营业执照,证明被告成立于2016年9月26日。证据二,被告网站的虚拟币交易平台比特儿网用户服务协议,协议中第七条第一款约定大规模黑客事件属于网站用户服务协议中免责内容,应向实际侵权人主张责任。证据三,比特儿被盗说明,事实发生后,被告已经积极采取合理措施,将手中全部比特币补偿给了客户。证据四,2017年3月26日发布的关于VTC-B的处理和回购方案,证明因为被告手中的比特币已经全部补偿客户,为了彻底解决纠纷,用以太币补偿客户全部损失,现在补偿已经完毕,网站也已经关停。针对上述证据,王富强辩称对证据一无异议,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不认可,协议第七条属于免责条款,免责条款应当着重加黑加粗,被告提供服务协议的免责条款并没有尽到提示义务,所以免责属于无效,且被告作为制定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对制定格式条款的一方作了不利解释。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三中并没有体现其将手中全部比特币全部补偿给了客户,只是承诺不会跑路。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但由于处理和回购方案应当由原告及被告进行协商,被告的处理行为系单方行为,未得到原告认可,且被告所述是以以太币补偿全部损失,但其提交的材料显示,是以BTRX进行补偿,该虚拟货币不是属于以太币。当事人对上述无争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上述有争议的证据,本院经审查认为:一、针对王富强提交的证据均系打印件,且无法提交证据的原始载体,亦未提交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其提交的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另其提交的与智数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交易记录,无法证实法定代表人韩林与智数公司之间存在混同情形,故该证据本院亦不予采信。二、本案被告主体是否适格。智数公司抗辩其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其主张,依据王富强陈述,其比特币在2015年丢失,而智数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26日,之前由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经营比特儿网。对此,王富强认可在其丢失比特币之间该网站由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经营,但在其比特币被盗后,就改为智数继续经营比特儿网站,两家企业应该是存在合作关系,其法定代表人都是韩林,但对其陈述未能提交证据证实。但其称在比特儿网站上找到的用户服务协议总则1.2明确表明,比特儿网所有权和运作权均归智数公司所有。依据用户服务协议总则1.2,及智数公司认可现网站由称运营,故智数公司系本案适格被告。三、王富强丢失比特币数额。因王富强提交的证据均系打印件,无原始载体或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且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实际损失,故本院无法确认其丢失比特币数额。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理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智数公司于2016年9月26日成立,主要经营范围为信息技术开发;网络技术开发、技术服务;计算机软硬件的技术开发与技术服务;计算机软、硬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的销售;互联网信息服务。并于成立后经营比特儿网站。王富强于2015年2月15日在比特儿网丢失比特币。另查明,2017年10月31日因主管部门中国人民银行工商总局、证监会、银监会发布的文件,依法将涉案比特儿网站关停。本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王富强与智数公司并未签订相关的合同,且王富强提交证据均系打印件,无法提交证据的原始载体,即王富强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与智数公司存有合同关系。王富强主张智数公司应返还其19.6055比特币,但其无法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在涉案网站上有比特币减少及具体数额的事实。故对于王富强要求智数公司返还其19.6055比特币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另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韩林与智数公司存在人格混同,故其主张韩林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王富强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王富强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 判 长  曲劲松人民陪审员  曹振贵人民陪审员  姜汉文?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 判决书来源于中国法院网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b2e76633b62d4974ad6aac4600d3f20f

Published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

有关Gate.io骗子韩林诈骗用户巨额虚拟币的情况说明(持续更新,欢迎提供线索)

以上图片,就是骗子韩林 韩林,男,1981年7月27日出生,汉族,济南曼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经理,住胶州市. 韩林 身份证号码:370281198107227918 在2014年2月,,本人在骗子韩林所开办的网站上前后充值26000元人民.全部用于购买Dogecoin狗币.此后,一直没有卖出,所有的狗币都存储在bter.com网站上. 2020年左右,我登陆bter.com网站,就已经不存在这个网站.后来,经过查找,发现骗子韩林又重新建立了一个网站 gate.io,gate.tv等网站.继续在网上行骗. 狗币在这几年,已经涨了超过千倍.我的狗币也价值几千万人民币了.但是,,骗子就是不承认我账户内有狗币.所有的交易记录,都完全清除了.根本查询不到.骗子抵赖. 经过网上查询,我已经掌握了有关骗子韩林的一些情况. 根据相关证据,我们发现,至少和以下几人有关; 韩青:电话 176866020 电话: 19954281279 电话来自骗子公司 济南智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注销)公司工商登记信息. 这里显示了骗子的QQ邮箱: [email protected] QQ号码: 1718556756 从济南智数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中找到电话信息 176866020 ,经查证,此号码归韩青所有.高度怀疑韩青是翰林的亲属.通过查询韩青的信息,我们有找到了济南巨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韩青在此公司工作?需要进一步调查. 欢迎知情者向我们提供信息,请向我们发送邮件 [email protected] 我们正在调查骗子的详细信息.如果你也是受害者,请加入我们的电报群: @wanthanling, 点击进入

Published
Categorised as 未分类